笔趣阁 > 亚博app下载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79章:宁岐命运裁决!浪爷神术!

新楚王大营内!

另外一个皇帝的钦差也来了,他算是一个老熟人了,帝国廉亲王,宁元宪曾经的亲家,而且也算得上是老友。

但是在上一场边境会猎中,宁元宪装病装虚弱,彻底惹恼了这位廉亲王,两个人的关系急转而下。

廉亲王代表大炎帝国皇帝,亲自拜祭先楚王,对于他的过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并且对新楚王进行了亲切的慰问。

新楚王表示感激,并且宣称楚国会继续无条件效忠于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

帝国廉亲王表示非常欣慰,然后公开表示,一定要将先楚王被谋杀一案调查得水落石出。

然后,帝国廉亲王开始进行审讯。

同样是无比正规,详尽的询问。

每一项证据都清清楚楚,确保任何时刻都可以站得住脚跟。

每一句审问都记载下来,甚至连口气,形态都非常详尽。

重点审问的对象有三个人。

楚国七王子楚衽,大太监颜良,越国三王子宁岐。

整整询问了五天五夜。

光各项证物,就有几百件之多。

各项文字记载,超过二十万字。

对于楚衽给先楚王的那两封密信,就检查了超过一百遍。

负责验毒的炼金师,就有超过三十人。

第六天。

帝国廉亲王秘密召见了宁岐,开始对他的命运判决。

……………………

“宁岐,各项证据都对你非常不利。”

“事实证明,颜妃确实和颜良准备谋杀先楚王。”

“而且太监颜良也招认了,以你射的箭为信号,引爆楚王体内的蛊虫。”

“所以这次谋杀楚王,你算是罪魁祸首。”

“现在你可有什么自辩的吗?”

三王子宁岐跪下叩首道:“没有,臣服从钦差大臣的一切判决。”

帝国廉亲王道:“还有一事,这件事情明明是你做的。为何要传播流言,把谋杀楚王的罪名在栽赃到沈浪和新楚王的头上?”

宁岐叩首道:“启禀钦差大臣,这件事我没有做。先楚王暴毙之后次日,我立刻就进入了楚军大营内,等待帝国的调查。而且我有过专门的命令,不得有任何举动,尤其不能将罪名栽赃到沈浪头上。”

帝国廉亲王道:“有谁为证?”

宁岐道:“镇西侯种尧,天越大都督薛彻,皆可作证。”

帝国廉亲王又道:“你父王召你返回天越,你为何不回去?”

宁岐道:“天地君亲师,皇帝陛下是天,是地,是君。我首先是要效忠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然后才是效忠和孝敬我的父亲宁元宪。”

帝国廉亲王点了点头道:“你跟我说真话,你觉得这次直接谋杀楚王的凶手是谁?”

宁岐想了一会儿道:“应该是沈浪。”

帝国廉亲王猛地一拍桌子,厉声道:“还说你没有栽赃,此事明明便是你做的,到如今这个地步,竟然还要攀咬沈浪?”

宁岐叩首道:“请钦差大臣恕罪,臣只是实话实说。”

帝国廉亲王道:“宁岐,先楚王临死之前喊的那句话,无数人都听到了,他说你宁岐勾结浮屠山谋杀他。这句话怎么都洗不清的,你可知道。”

宁岐额头贴地一言不发。

帝国廉亲王的声音变得更加威严起来,冷冷道:“而且你可知道,你们这次谋杀先楚王带来了何等恶劣之影响,天下诸王,人人自危,并且王宫之内进行了大清洗,短短时间内,血流成河。”

宁岐叩首道:“臣有罪。”

廉亲王厉声道:“现在天下诸王都在盯着陛下,盯着眼睛。他们甚至担心,帝国的政策是不是变了,帝国是不是要对诸侯国动手了,是不是要由王道转为霸权了?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好事,你们谋杀了楚王,给帝国带来多大的风波和被动?”

宁岐叩首道:“臣惶恐。”

帝国廉亲王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接下来他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煮茶。

“你可知道,帝国尚书台已经裁撤了?”帝国廉亲王道:“内阁已经成立,元成必为内阁首相,祝弘图为内阁副相。”

这话一出,宁岐内心微微一颤。

这次帝国内阁改组,炎京祝氏家族终究收获巨大。

元成必,已经七十五了,他这个内阁首相做不了多久了。

而祝弘图,今年才五十几岁,也就是说未来帝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依旧将有炎京祝氏统领二十年之久?

真的不愧是千年的世家。

祝弘图执掌帝国内阁已经成为定局,如此一来天下诸国的很大一部分命运都要执掌于他之手了。

根据皇帝陛下的意志。

接下来会大肆册封天下诸王,赐予帝国亲王衔。

渐渐将诸侯国转变成为藩属国,然后由诸国亲王上奏,请求帝国内阁的在政事上进行指导。

接下来,帝国内阁就会派遣大量的官员进入天下诸国,担任尚书台宰相一职。

这样十几二十年后,天下诸国的宰相就都由帝国内阁委派了。

如此一来,诸国的政事大半都控制在帝国内阁手中。

祝弘图即将入主帝国内阁,那越国的祝氏当然也水涨船高。

接着,帝国廉亲王道:“在这个关键时刻,楚王之死会引发天下诸王何等的忌惮?你说这个政/治/影响应该如何消除?”

宁岐叩首:“臣有罪,臣惶恐。”

帝国廉亲王一字一句道:“宁岐涉嫌谋杀先楚王,自知罪大恶极,服毒自尽,如何?”

宁岐身体剧烈颤抖,然后很快安静了下来:“臣遵旨。”

帝国廉亲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茶煮好了。

廉亲王给宁岐倒了一小杯,然后将小瓶子里面的毒药倒入茶水之内。

“这是浮屠山的剧毒,服用之后就好像睡着过去,没有任何痛苦。”帝国廉亲王道:“你可以现在喝下去,保一个全尸。你也可以不喝,那样等到公开宣判的时候,明正典刑,斩首示众。”

宁岐起身,来到帝国廉亲王面前坐下。

“臣愿伏诛。”

然后,宁岐端起面前的这杯茶,就要一饮而尽。

帝国廉亲王道:“宁岐你可想好了吗?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宁岐道:“臣服从钦差大臣的任何裁决。”

然后,他将这杯茶喝了下去。

片刻之后。

黑色的血缓缓地从鼻子,嘴角流了出来。

他坐着一动不动。

心跳停止,呼吸停止。

然后,整个人歪倒在地上。

……………………………

看着地上七窍流血,遍体冰凉的宁岐。

新楚王身体微微颤抖。

帝国廉亲王道:“楚王,这件事情你想要帝国给你什么交代?”

新楚王跪下叩首道:“小王服从帝国的任何裁决。”

帝国廉亲王道:“你是一个聪明人,远比你父王要更加聪明,这些年你已经在隐藏锋芒,难为你了。”

“小王不敢。”新楚王道:“小王才能不及父王之万一,但对于帝国的忠诚,对于皇帝陛下的忠诚,却是天地可鉴。”

帝国廉亲王叹息道:“天下如此多娇……”

廉亲王站了起来,来到地图面前,缓缓道:“天下太平的时候还看不大出来,但稍稍一动荡,就有无数的惊艳之才涌现出来。南方的矜君,越国的沈浪、宁政。宁岐,楚国有你,我东方王朝真是人杰地灵啊。”

这话一出,新楚王不敢回答,依旧静静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确实很聪明,知道这一次帝国钦差的到来,不仅仅决定的是宁岐的命运,还有他新楚王的命运。

老楚王就是因为不听话,过于贪婪而被谋杀。

所以帝国钦差就要来看清楚,这位新楚王是不是足够乖巧?

如果不够乖巧?

那楚衽还带来了一封密信,上面写着太子和颜妃有奸情,而且奸情已经暴露,所以先下手为强谋杀了楚王。

当然了,这个解释就太过于勉强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这样向天下交代的。

但是,新楚王也一定要表现出绝对的服从。

“聪明,聪明……”帝国廉亲王道。

新楚王依旧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春江水暖鸭先知,见微知着。

单单看廉亲王的态度,就知道帝国政策变了。

之前的廉亲王,何等之和蔼可亲?完全没有丝毫架子的,和越王宁元宪称兄道弟,甚至在楚王面前还表现得比较谦卑。

但是现在……

他的态度已经变了,变得高高在上。

他是帝国亲王,而楚王是诸侯国之王。

某种程度上,楚王权势更大,地位更高一点。

但是现在,廉亲王已经是以上位者自居了。

这当然不是他自己在摆架子,而是为了表现出帝国的态度。

帝国皇族成员,高于藩王。

皇族是主,天下诸王是臣。

新楚王和宁岐猜测得都没有错,帝国新政完成之后,已经改王道为霸权了。

要变天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宁岐感觉到自己在黑暗中沉沦,真正坠入了十八层地狱。

他真正品尝到了死亡的味道。

那种彻底的冰冷,生机的消失。

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

无边无际的恐惧,无边无尽的孤寂。

然后……

又一阵亮光出现在他的精神世界内。

所有的感知渐渐恢复了,生机再一次涌现。

本已经死去的宁岐,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再一次见到了高高在上的帝国廉亲王。

尽管浑身酸软麻痹,但他还是用尽所有力量,直接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说你聪明也好,狡诈也罢。”帝国廉亲王道:“但是,你终究通过了陛下的考验。”

宁岐叩首:“臣惶恐,臣之命永远都在至高无上皇帝陛下手中,帝国随时都可以取走。”

帝国廉亲王道:“起来吧,喝茶。”

廉亲王再给宁岐倒了一杯茶,依旧是刚才的那只杯子,他喝下之后七窍流血的杯子。

宁岐恭敬端起,一饮而尽。

廉亲王道:“宁政如何?”

宁岐道:“很好,坚毅果敢,钢铁意志。”

廉亲王又道:“沈浪如何?”

宁岐道:“聪明绝顶,但精致放浪,只要自己快活,不管洪水滔天。”

廉亲王点了点头,站了起来道:“陛下口谕。”

宁岐再一次跪伏在地。

廉亲王道:“越王三子宁岐,不错!”

宁岐叩首:“臣感恩涕零,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廉亲王点了点头,这宁岐确实聪明绝顶。

帝国内阁已经向天下放风了。

之前万岁这个词用得比较随意,很多民众士兵激动的时候,都喜欢高呼什么越国万岁,大王万岁。

以后这个词不能用了,只有皇帝陛下一人能用。

不仅如此,以后天下诸王的旨意,不能称之为圣旨,而要改为钧旨。

还有天下诸王的钧旨中,再也不能含有钦此二字,这也要成为皇帝一人的专用词。

还有名字的避讳也要正式开始。

之前不管是民众,还是天下诸王,取名都算比较随意。

比如吴王叫吴启,宁元宪的叔叔叫宁启。

有很多人的名字,甚至和帝国皇族一样。

但是接下来皇帝的名字,太子的名字,皇后的名字,皇太后的名字都要避讳。

甚至已经取好的名字,一旦和帝国皇族有相同之字,都要改名。

这个万岁,万岁,万万岁,其实在帝国内阁也仅仅只是刚刚开始,没有想到宁岐就已经掌握了。

“宁岐,你不错!”帝国廉亲王道:“我很看好你,希望越国在你的带领下,能够为天下诸王做表率。”

这话一出,宁岐重重磕头。

“臣惶恐,敢不为帝国粉身碎骨之?”

然后,他彻底五体投地。

浑身颤抖,内心燥热。

他赌赢了。

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换取了帝国对他的支持。

廉亲王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帝国支持宁岐成为越国太子。

这一刻终于来了,宁岐近乎喜极而泣。

………………………………

沈浪和帝国钦差飞驰北上。

一路上,没有任何停留,日夜兼程。

穿过了楚国,穿过了梁国,又进入了新乾王国的领地。

梁国。

也是天下诸国之一,后来被姜离灭之吞并。

姜离暴毙之后,大乾王国被肢解,梁国有重新独立了出来。

三天四夜。

整整赶路三千多里,依旧没有进入大炎帝国境内,距离炎京还有好几千里。

此刻,沈浪终于感觉到了大炎王朝之巨大了。

真正的纵横万里,一千多万平方公里。

如今看来,大炎皇帝陛下想要正式一统东方世界。

但是以现在的交通和通讯条件,如何统治这无比巨大的疆域啊?

距离大炎帝国境内,已经很近了,大概明日就可以进入帝国。

这还是沈浪第一次进入大炎帝国。

然而……

皇帝的钦差却下令停止前进,原地驻守。

接着,钦差带着沈浪进入了一座行宫,足足千亩之大的行宫。

这里依旧算是新乾王国的领土,距离大炎帝国还有十几里而已。

沈浪不由得一愕,为何不进入帝国境内呢?这是专门针对他沈浪吗?

进入行宫之后,沈浪独居。

然后,他看到了天大的排场。

一支又一支军队,进驻了行宫之内。

帝国骑兵,帝国禁卫军。

超过三万大军,将整个行宫包围得水泄不通。

接下来,无数的太监,宫女进驻,超过上百名的御医进驻。

行宫方圆二百里内的官道,全部封闭。

周围所有的城镇,全部宵禁。

这个排场和架势,简直超过了想象。

哪怕现代地球的国家元首,也没有这般架势。

这就是帝国皇族的威风吗?

整整等了两天时间!

那个贵人终于来了。

几百人抬着一座移动的宫殿,面积超过一百平米,进入了行宫之内。

整个过程,这座移动的宫殿没有任何摇晃,匀速前进,没有任何上下颠簸。

………………

晚上时分!

帝国钦差道:“沈公子,跟我来!”

沈浪背着箱子,跟着帝国钦差身后,经过了一重又一重的宫殿,一重又一重的守卫。

这等森严,完全超乎想象。

终于来到了一座湖边的宫殿。

“请进!”

沈浪走了进去。

然后,不由得眼睛一缩。

他大概见到了十名宗师级强者。

我……我日!

整个越国,加起来只有六名宗师而已。

沈浪身边有一个宗师强者保镖,已经狂拽酷炫吊炸天。

而此时,这个房间内就有十名宗师强者。

他看到了浮屠山的长老,看到了天涯海阁的长老,看到了诛天阁的长老。

至于这么华丽的阵容吗?

几大超脱势力,派来的团队,超过了百人之巨。

外面准备的各种药物,超过千种。

这些巨头正在攀谈,成为了一个绝对封闭的圈子,任何人都难以融入。

片刻后。

他们忽然安静了下来。

然后,两个女人走了出来。

一个是宁寒公主,天涯海阁未来的继承人,越国第一美人,她稍稍落后半步。

她前面一个女人,穿着男人的袍服。

此女便是炎帝国皇帝的女儿,姬璇公主。

她今年二十八岁,没有嫁人。

因为她身上也有婚约,本要嫁给姜离之子做正妻,成为大乾王国的王后。

姜离当时就戏称,他的儿子要迎娶天下所有的公主。

这位姬璇便是天下第一公主。

比起宁寒越国第一美人的名声,姬璇就更加神秘低调了。

但她一出现,浮屠山,天涯海阁,诛天阁所有巨头全部静寂无声,躬身拜下。

“拜见公主殿下!”

这位姬璇公主,全权代表皇帝陛下和天下超脱势力进行接洽,真正手握乾坤。

然后……

沈浪还发现,这个女人虽不是黄金血脉,但却非常接近。

而且沈浪刚刚用X光眼透视她的血脉,立刻就被她感知了。

这还是第一次,此女竟然如此厉害吗?

沈浪立刻收回了目光。

“有劳沈公子了。”姬璇公主道:“请跟我进来。”

沈浪跟着姬璇公主进入了房间之内。

然后,他彻底惊愕。

这里面竟然是一个无尘间。

空气绝对的洁净,几乎没有任何灰尘。

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一张白玉床上,躺着一个瘦弱,而又晶莹剔透的女孩。

她就是病人,大炎帝国的小公主,姬宁!

她真的好瘦,但是这张精致绝伦的面孔,几乎难以用任何言语来形容。

真的不像是长出来的,而像是上天用玉石雕琢出来的。

真像是一个集天地灵气而孕育出来的人儿。

真的是一个天地精灵。

此时的她,彻底昏迷不醒,生机已经微弱到了极致。

沈浪上前检查她的身体,戴上手套,为她把脉。

然后,他的心脏竟然一阵阵颤抖战栗。

这是身体的本能。

就……就仿佛他和这个女孩有血脉共鸣一般。

这……这见鬼了吗?

沈浪不敢表现出任何异样,而是继续为这个女孩检查身体。

接下来,更加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第一,这个女孩本应该早就死了,不应该活到现在的。

她身上的病症很多,一型糖尿病,仅仅只是一种而已,剩下还有几十种各式各样的病症。

只不过天涯海阁和浮屠山太牛逼了,其他所有的病症都要么被他们治好,要么被控制住了。

一型糖尿病,只是她身上一个比较微不足道的病,但这个病已经涉及到了这个世界的知识盲区。

老实讲,这个小公主身上其他病症,沈浪不要说治愈,就连什么病都不知道。

然而却被浮屠山和天涯海阁治好,至少维持住了生命。

从中可见,这两个组织确实很强大神奇。

许多沈浪没有见过的病症,他们都能治好。

按照正常情形,这个小公主很难活过一岁,但她竟然活到了现在。

如果不是因为一型糖尿病,她还将继续维持下去。

而且就单单一型糖尿病,她也应该无法活到现在的,早就香消玉殒。

但浮屠山和天涯海阁,仿佛有一种非常神奇的能力,让她陷入了长眠,维持生命。

这几乎是现代医学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两个组织确实牛逼。

无法想象皇帝陛下为了这个小公主的性命,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紧接着,沈浪用X光扫视小公主的血脉。

惊骇地发现,她的血脉也是空白为零的。

可是,听说这个小公主很聪明啊,而且非常活泼,简直就是天上坠落的精灵。

空白零血脉者,都有精神障碍和抑郁症的。

这几乎让沈浪想起了沈野小宝宝,他刚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是逆天的黄金血脉。

但是不久之后,黄金血脉就从他体内消失了,成为了一片空白,仿佛一点点血脉能量都没有了。

但是沈野小宝宝很健康啊。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浪的脑子几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轰击。

他感觉到自己仿佛捉摸到了许多巨大的秘密。

但是这些秘密全部隐藏于黑暗之中,隐隐只能看到只鳞片爪。

沈浪感觉到,这一次他来救治小公主,仿佛一脚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一个彻底未知的世界,甚至是危险的世界。

与此同时,超过十个大宗师的目光,凝聚在他的身上。

沈浪不由得望向小公主的脸。

真的精致到了极点。

大约也只有沈浪和木兰生下来的宝宝,能够相提并论了。

“沈公子?如何!”姬璇公主问道。

沈浪道:“小公主身上,仿佛还有许多其他病症。”

“对!”姬璇道:“她身上各式各样的病症,超过三十几种,但是都控制住了。唯独这个新病症几个月前发作,束手无策。”

一型糖尿病,已经涉及到基因突变了,确实是这个世界的医学盲区。

“能治吗?”姬璇公主问道。

沈浪点头道:“对于小公主身上其他三十几种病症,我束手无策,但唯独这个一型糖尿病,我能治。”

姬璇公主道:“那就请你费心了,小宁是太后,父王,母后,甚至是我们整个大炎帝国皇族的掌上明珠。”

听说过了,尤其是皇太后,对她的宠爱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几乎从小公主生下来,就养在太后身边。

小公主每天都不能离开她视线超过半天,要是有一天小公主咳嗽了几声,那皇太后就会心惊肉跳,若是她少吃了一点,皇太后一整天都会吃不下。

这次小公主发病,八十多岁的皇太后每日以泪洗面,口口声声说如果宁宁有事,她绝对不活了。

大炎帝国,几乎是用了天下之力,才维持这个小公主活到现在。

“放心……”沈浪点头道。

然后,他打开了箱子,道:“这种药物是胰岛素,是从猪身上提取出来的,这是我提取过程的全部记录。”

换成其他人,只怕立刻呵斥沈浪,从猪身上提取出来的东西,也敢用在高贵无双的小公主身上?

但是姬璇却接过沈浪的记录,仔仔细细看了起来。

很显然,她都能看懂。

“妹妹,你看呢?”姬璇递给了宁寒。

宁寒仔仔细细看了一遍,道:“很神奇,完全是在医学上开启了另外一个分支,甚至打开了另外一扇知识的大门。”

沈浪道:“这就是我提取出来的猪胰岛素,每日餐前注射一次,每一次注射一支。如何从猪身上提取我已经全部写清楚,按照你们的条件可以提取纯度更高的胰岛素。我准备了一百支,足够小公主用一个月。之后的胰岛素,就由你们来提取。”

姬璇公主看了一遍道:“没问题。”

以他们的条件,提取的胰岛素确实能够比沈浪更好。

沈浪道:“现在就注射我提取的胰岛素,你们可以进行全面的检查。”

姬璇公主接过沈浪提取的胰岛素,随机抽取了一支。

然后天涯海阁,浮屠山等势力,对它进行了全面彻底的检查。

天下任何毒素,都不可能瞒得过这些超脱势力,沈浪也做不到。

一个时辰后!

结果出来了。

“含有一些杂质,但没有任何毒素。”

这是几大超脱势力给出的判断。

“那好,我要开始注射了。”沈浪道:“注射的部位要在腹部,因为这里距离胰腺最近。”

姬璇点头。

周围所有人褪去。

姬璇掀开了小公主的衣衫,露出了晶莹剔透的小腹,依旧如同玉石一般。

沈浪再一次感叹,这个女孩真是奇了,身上有几十种复杂未知的可怕病症。

但是,又仿佛集天地所有灵气而生。

沈浪将提炼出来的猪胰岛素注射进入小公主的体内。

大约一刻钟后。

沈浪道:“药效应该已经发作了,你们可以唤醒小公主了。”

姬璇公主点头,拿出了一根针管。

沈浪不由得一愕,这些超脱势力也如此先进了吗?

竟然也用针管了。

而且……这针管内的药物,竟然和洗髓精有些相似。

当然,它不是洗髓精,但很可能是上古遗迹挖掘出来的。

上古遗迹内的药剂啊,极度稀缺。

沈浪为了给木兰弄到一支洗髓精,简直耗费了无数的精力,甚至冒着生命的危险。

而在小公主这里,这上古药剂却是常备药物?

果然,姬璇将上古药剂注入小公主的颈椎之内,而不是血管内。

片刻后!

小公主脸上出现了一点点红晕。

呼吸渐渐有力起来。

她从长眠中苏醒了过来。

这一刻,真的像是白雪公主的感觉。

她睁开了星空一般璀璨的眼睛。

“姐姐,我好了?我被治好了,我不难受了……”

然后。

她目光朝着沈浪望去,微微一愕,带着一点点迷茫,惊讶甜声喊道:“哥哥!”

………………

注:饿得血糖低心发慌,我去吃饭,然后写第二更!兄弟们帮我保住月票第三啊,狂拜求!

谢谢微笑的迪妮莎sexy,脱了裤子针对我,我是晓龙的万币打赏。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