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亚博app下载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16章:边境会猎结束!大获全胜!

此时,楚国这些精锐武卒的心中是彻底绝望的。

他们真的拼尽全力的。

在前面手持盾墙的全部都是大力士,手中的盾牌是铁皮包木,足足四五十斤重。

平常他们不知道做过多少次实验,根本是劈不开的。

就算再强的弓也无法射穿。

但是谁知道越国这群疯子大刀会如此之大,如此之重,如此之锋利。

仅仅一刀,坚固的盾牌就被劈成了两半。

第二刀,整个人就被劈成了两半。

然而!

楚国的武卒拼命用长枪捅刺,拼命用战刀劈砍。

仿佛毫无意义。

枪头直接折断了,战刀直接崩裂了。

越国的这些疯子完全毫发无损。

金氏家族的钢铁此时已经闻名天下了,甚至直接促成了各国的炼铁工艺大发展,而且也让各国进行了一次换装。

楚国的钢铁虽然和金氏家族的有差距,但也不至于差距这么大。

关键是沈浪麾下这两千王牌军的盔甲太变态了。

其他各国还都在用铁甲,因为钢产量很低,而且非常昂贵,基本上都用来锻造战刀,而且好钢都用在刀刃上。

但沈浪麾下这些血脉蜕变者的铠甲,全部用最顶级的钢铁铸造,足足几毫米厚的钢甲。

完全不计成本的投入,这才有了刀枪不入的盔甲。

才有了无坚不摧的超级大刀,一百多斤的陌刀用巨大的力量斩下去,还有什么劈不开的,不管什么都稀巴烂。

就这样!

两千血脉蜕变者速度不变,一路向前,一路向前。

手中的超级陌刀,每秒钟挥斩一次。

刷刷刷刷……

所过之处,鲜血漫天,尸横遍野。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这一幕的华丽和惊艳。

上千支超级陌刀依旧整齐如一。

同样的节奏,同样的角度,同样的速度。

两千人,就仿佛一只无比惊人的战争巨兽一样。

上演着无以伦比的战争美学。

一路碾压了过去。

短短片刻后!

两千名楚国武卒全部被斩尽杀绝。

全军覆灭。

当然还有一小批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精神压力,全部逃之夭夭。

短短一刻钟左右,就结束了这一场战斗。

………………

全场死一般的静寂!

多国使臣本来就预测,这将会是一场屠杀。

他们猜对了一半。

首先,他们猜测应该会在一个时辰结束战斗。

结果不到两刻钟,楚国两千精锐武卒全军覆灭。

其次,当然是被屠杀的对象猜错了。

所有人都看得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太突然了。

太可怕了。

就这么一路碾压过去了。

毫无抵抗之力。

楚国的那两千名武卒并不是手无缚鸡之辈啊,而是精锐中的精锐。

为何会如此啊?

完全是一场屠杀。

绝望的屠杀。

但是惊悚的同时,他们不由得热血沸腾。

因为这一幕太华丽了。

太热血了。

简直就是战争美学的巅峰。

这是一支没有杀气的军队。

甚至杀人的时候,都没有什么烟火气。

当几千支陌刀同时斩下的时候,那种集体的美感,简直让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越国跟来的这些官员眼睛睁大到了极致,嘴巴大大张开。

完全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幕。

这,这是我越国的军队?

这么强大的军队?我怎么不知道啊?

这群人不是废物,不是低能儿吗?

强大到简直让人窒息啊!

而越国的五千禁军后背一阵阵冒冷汗。

因为这一路上,他们不知道骂得多么难听。

废物,白痴,低能儿。

而且很多人都是当着这些新军骂的。

但这群人仿佛并不生气,反而垂首不言。

挨骂不还嘴。

这群禁军是不能动手打人,但他们也几乎敢肯定,就算他们动手打人,沈浪麾下的这群废物也不敢还手的。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简直是最无能的一群人。

但到了战场之上。

这群人竟然碾压一切,屠杀一切。

这……这……

感谢大侠不杀之恩啊!

所有的禁军心有余悸,接下来我是不是应该去给他们赔罪啊。

不,不,不。

千万不要,他们本来不记得我,我这一去赔罪,说不定他们就记得了。

以后我见到这群人,立刻夺得远远的。

否则给我来一个一刀两断,我从头到脚就分家了。

…………

而最最震撼的,当然就是种尧了。

他猜想沈浪或许没有那么轻易就认输,但是完全没有想到这支军队会强大到这个地步。

简直是战场上的噩梦。

种尧不由得在脑子里面演练,他麾下的西军到底需要多少人,需要什么战术,才能击败沈浪的两千人。

结果非常惊人!

可能需要一万多人,还未必能够成功。

沈浪此子竟然如此了得?

之前文武恩科考试的成功,还可以说是因为他发现了最后一批姜离余孽血脉者,不能完全算是他的功劳。

但这次仅仅三个月时间内,就把两千个废物训练成为无敌猛士。

这简直是让人无法置信的奇迹。

王牌军队,真正的王牌!

………………

当然最最震撼的便是楚王了。

当箭雨落在越国新军身上毫发未损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不妙了。

而当他的军队被屠杀的时候,他遍体冰寒。

脑子如同雷击一般,一阵阵轰鸣。

中计了,中计了!

但是……

沈浪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还有他本能地想要将埋伏在越国的密探全部斩尽杀绝。

这些密探每天都汇报,沈浪招募的就是两千个废物,每天就挥舞假刀,只练习一招。

几个月时间就练那么一招。

蠢笨如猪,彻底的废物。

当然现在看来,这群人的情报确实没有错。

沈浪这支新军确实只练一招。

但……他妈的,他们会这一招就够了。

没有想到。

当几千人同时用出一招的时候,竟然会是如此的威力无穷。

“陛下,陛下……”

旁边的大臣在高呼。

足足好一会儿,楚王才恍过神来。

“陛下,战斗还没有结束了,接下来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旁边的大臣喊道。

是啊,战斗还没有结束。

我还有三千重甲骑兵。

骑兵野战无敌,更何况是重甲骑兵?

当骑兵开始冲锋的时候,完全是摧枯拉朽,任何步兵都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历史上无数的战例都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所以毫无例外,天下诸国都把重甲骑兵当成了绝对的王牌。

对,我还没有输!我还没有输!

出动三千重甲骑兵虽然无耻了一点,但为了赢,一切都是值得的。

沈浪,你这样妖孽的人就不应该存在。

还有你这支妖孽一般的新军,也就不该存在。

顿时楚王大吼道:“重甲骑兵冲锋出击,冲锋!将越军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这话一出。

全场所有人侧目。

不是吧楚王,你这般不要脸吗?

竟然真的要出动重甲骑兵?

而且是三千对两千?

谁都清楚地知道,骑兵野/战无敌啊。

战马连同骑兵,高速冲锋之下,力量惊人无比。

天下又有什么军队能够挡得住?

哪怕沈浪这支妖孽的新军,也挡不住啊。

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支步兵能够在野战中战胜骑兵,更何况是重甲骑兵。

你楚王为了赢,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随着楚王一声令下。

楚国的三千重甲骑兵开始出动。

战马带着特殊的韵律开始渐渐加速,加速,加速……

速度越来越快。

最后开始高速冲锋,

而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两个钢铁巨汉,猛地冲了出来。

足足两米五的超级巨汉,浑身穿着二百多斤重的超级重甲,手握一根三米多长的狼牙棒。

这根狼牙棒,足足有三四百斤以上。

这是一对双胞胎,同样是特殊血脉者。

二人的名字叫屠大,屠二。

是楚国太子麾下的两个惊人杀神。

每一次上战场,两个人都能屠戮几百人以上,纵横无敌。

战场怪兽一般的存在。

紧接着,又有一个银袍将军闪电一般冲了出来,手中一支超级银枪。

此人是楚国的超级名将呼延邪,同样是武状元出身,同样是楚国的第一年轻名将。

而且,他也是曾经的战争孤儿。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也是姜离余孽特殊血脉者。

从中可见,姜离帝主是何等的牛逼?

如今天下诸国中,拔尖的武将和武者很多都是姜离余孽。

真所谓姜离跌倒,天下吃饱。

多国使臣见到这三个人的出现,完全不敢相信。

楚王为了赢,竟然如此到这个地步?

屠大,屠二,呼延邪三个人全部出动。

有了这三人,还有谁是对手啊?

对于这三人的战绩,简直让人听得耳朵都发麻了。

“杀,杀,杀……”

屠大和屠二体型太过于巨大,穿上铠甲后,体重超过七百斤,再加上三四百斤的狼牙棒,已经超过千斤之重了。

根本没有战马能够驮得动。

这二人所过之处,绝对寸草不生。

被他们杀死的人不要说死无全尸了,而是直接成泥了。

越国这边,还有谁是这两个战场屠夫的对手啊?、

除了蓝爆之外,完全找不到了啊。

但蓝爆没有参加这次的边境会猎,他是三王子的人,怎么可能会为沈浪效命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

所有人猛地睁大眼睛。

因为!

沈浪这边也有一个巨汉猛地冲了出来。

艹,他更加惊人!

直接抱着一棵树做武器。

这棵树比大腿还要粗,足足十几米长。

但是在这个巨汉手中如同无物一般,抱着就狂奔,比战马还要快。

他当然是战场的BUG,大傻!

屠大和屠二只看了一眼,就朝着大傻狂奔而来。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要我们要杀的人。

“杀!杀!”

三个巨汉没有骑马,但见鬼的是速度比骑马还要快。

凶猛地对冲!

而那边,苦头欢和呼延邪对视了一眼,就知道这是半辈子的对手。

两个人战马加速,疯狂对冲。

全场上千使臣,完全看得热血沸腾。

没有想到啊!

本以为这一场边境会猎会无聊至极,竟然会上演如此巅峰对决。

而且三场巅峰对决同时开始。

可惜我就长一双眼睛了,我应该看哪一场对决啊。

就如同三个绝色美人跪在我的面前,但我……

于是,所有人不约而同选择了最重要的那一个。

越国两千新军,对战楚国三千重甲骑兵。

这是最热血,也是最充满悬念,最不公平的。

“冲,冲,冲,冲……”

楚国三千重骑疯狂地加速。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带着惊人的势头。

真的如同惊人的海啸。

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

野/战骑兵无敌,重骑兵更无敌。

每一个楚国重骑兵,内心都带着无比的骄傲和藐视。

对面这些越国新军,虽然刚刚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但是在我们重骑面前,注定必死无疑。

任何步兵,都无法阻止重骑的冲锋。

距离一百五十米。

一百米。

五十米!

“停!”越军的十个百户一声令下。

军旗挥舞。

而主将苦头欢猛地和楚国将军呼延邪猛地冲到了一起,挥动利剑激战!

他这个主将本应该指挥战斗,不应该亲自出战。

但没有办法,已经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作为呼延邪的对手。

而且,这支涅盘者军队根本不需要他的指挥。

主将的作用在什么?

将是兵之胆!

一支军队的胆量,纪律,都需要靠将领来维持。

还需要专门的军队压阵,斩杀逃跑者。

但是……

这两千名血脉涅盘者不需要。

他们不知道畏惧为何物。

面对疯狂冲锋的三千名重骑兵,任何步兵都会心惊胆战,两股战战,甚至屎尿齐出。

尤其楚国这三千重骑兵更是身经百战,杀气冲天。任何新兵队伍面临这杀气腾腾的冲锋,都会逃之夭夭。

但是这两千人,眼皮都没有抖一下。

什么是害怕?

对,我们会害怕,甚至我们绝大部分时候都在害怕,就算在睡觉的时候也充满了惶恐不安。

但我们害怕的是父母亲人嫌弃的目光,害怕路人鄙夷的目光,害怕所有人的孤立。

其他我们是不怕的。

我们连死都不怕。

弟弟媳妇将开水浇在我身上的时候,我躲都不躲一下。

李狗子额头上又一个大伤疤,是他叔叔砍的。

当时在一场重要的聚会上,叔叔喝醉了,喝令李狗子做一件事情,李狗子没有做。

因为他真的做不到。

叔叔让他去抱一个娼妇,并且去摸她。

他死都做不到。

喝醉的叔叔恼羞成怒,直接拔出刀子威胁说要么去抱那个娼妇,要么被砍死。

然后,叔叔的刀子真的砍了过来。

李狗子就如同呆子一眼,站着一动不动让他砍。

你是我叔叔,你是我家人,你既然想要我死,那我就死吧。

当然他叔叔只是要吓唬他,没有想到这个傻子竟然真的不动,结果叔叔没有刹住手,直接在他额头上砍出了一个大裂口。

我们这群人不畏惧刀子,但我们害怕别人的目光,害怕别人的话。

至于前面冲过来的三千多重甲骑兵。

好像很凶的样子。

但是……在这两千血脉涅盘者眼中,就仿佛隔了一层神经一般,好像和他们无关。

“如松立!”

兰氏十兄弟下令。

顿时这两千名血脉涅盘者,如同松树一般,微微弯曲身子,仿佛要把自己钉在地上。

这是真正的站如松啊。

“第二招,预备!”

十个百户再一次下令。

两千名涅盘者手中超级陌刀高高举起,角度微斜。

第一招斩人,第二招斩马。

这两千人的眼神没有杀气,当然也没有畏惧。

就这么如同钢铁长城一般,牢牢矗立在那里。

如同超级堤坝一般矗立,等待着惊人海浪的袭击。

全场上千名使团官员脖子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起,甚至所有人都站立起来。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越国的这群新军,竟然打算凭借血肉之躯,抵挡重甲骑兵的冲锋?

这,这是疯了吗?

就算是失败,这一幕也无比的悲壮。

全场所有人内心的天平,瞬间转移到这两千越国新军身上来。

甚至他们都坐不住了,全部站起身来,屏住呼吸。

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重甲骑兵,惊天冲撞的那一刻。

在沈浪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一个词。

彗星撞地球。

此刻的他,也不由得无比紧张起来。

虽然他已经查过很多次战例了。

唐朝陌刀队,确实多次战胜过突厥骑兵。

而且在剿灭安禄山和史思明的叛乱中,陌刀队也立下了赫赫战功。

但眼前这一幕发生的时候,他确实有些心中没底了。

………………

“杀,杀,杀!”

三千楚国重甲骑兵,加速到了最极致。

三十米。

十米。

五米!

然后,惊天的冲撞。

刹那间。

几乎天地失声。

整个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一种声音。

那就是两支军队的凶猛撞击。

楚国的重甲骑兵,疯狂而又凶猛地冲撞越国的新军阵列。

就如同可怕的潮水,疯狂冲击堤坝。

不……不……

情形有些不一样。

在敌人战马距离还有不到两米时,在最前面的越国涅盘者新军陌刀忽然猛地斩下。

而且,这次所有人的动作不再是绝对整齐的了。

每一个人都盯着一个目标。

然后,找准最精确的机会,惊天一斩。

慢0.1秒不行,快0.1秒也不行。

要绝对的精准。

一刀两断!

“唰!”

鲜血狂喷!

狂奔的战马直接被斩下了头颅。整个脖子,连同半拉身体,全部被劈成两半!

马背上的骑兵,本来凶残之极地挥动战刀要斩下月于越国新军的头颅,而此时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但他们还没有落地。

一刀两断!

后面的越国新军猛地斩下,直接在空中将他们劈成了两半。

这一幕。

直接把沈浪都震得头皮发麻。

内心一阵阵战栗。

我何德何能啊,竟然能够拥有这样的王牌军队。

之前沈浪觉得这支新军之所以强大的最重要原因是血脉。

因为沈浪改变了他们的血脉,才让他们如此强大。

现在他必须改变这种想法了。

这群人之所以强大,最核心的原因是他们的精神和内心世界。

他们的专注和无畏,敏感单纯,才是他们最强大的天赋,才是他们近乎无敌的天赋。

因为无畏,所以他们才不会逃跑。

因为专注和敏感,他们才能找到最精准的战机。

“刷,刷,刷……”

几百支超级陌刀猛地斩下。

几百匹奔驰的战马,直接被斩杀。

但是就算被斩掉头颅的战马,依旧带着惊人的惯性猛地冲撞了上来。

“砰砰砰砰……”

一阵阵巨响!

几百马尸撞击在这群涅盘者新军身上。

“噗……”

许多人一口鲜血猛地喷出。

但……

身体只是稍稍一晃,没有倒下,没有后退。

而此时。

楚国后面的重甲骑兵,反而被阻碍了,阵势大乱。

骑兵冲锋讲究的就是行云流水。

如果前面一排战马全部被斩杀,而且尸体堆积。

那么后面的骑兵,就会出现可怕的追尾。

“砰砰砰砰……”

无数骑兵冲撞在一起。

整个惊人的势头,就被阻滞了下来。

但这些毕竟是最精锐的楚国重骑,这些骑士猛地一夹马腹,提起缰绳,直接跃起,冲过前面的马尸障碍,继续朝着越国新军大阵冲杀而去。

但是,已经没有了之前势如破竹的惊人势头了。

两支重甲军队,瞬间厮杀在一起。

楚国的重甲骑兵,唯一有的优势就是居高临下。

但是……

论力量,他们不如越国新军。

论重甲,他们也不如。

论武器,论无畏他们都不如。

最最不如的是团体作战的威力。

那华丽的一幕再一次出现了。

两千名涅盘者新军,手中的超级陌刀,整齐举起,整齐斩下。

一刀两断。

一刀两断!

战场上,血气冲天!

战马的鸣叫声。

惊天的战鼓声。

依旧是屠杀。

尽管不是一面倒的屠杀。

但是……沈浪这支超级军队发挥出了比唐朝陌刀队更强的战斗力了。

这是应该的。

因为他们身上的铠甲强了不止一倍,他们的陌刀重了三四倍,他们的力量大了几倍。

他们的无畏和专注,都超过唐朝陌刀队。

所以,依旧是碾压!

占尽上风!

………………

另外一边,三个巨汉也猛地厮杀到了一起。

大傻以一敌二,对战屠大和屠二。

老实说,一开始大傻有点落下风!

因为这是绝对力量的对抗,没有什么抵挡和躲避的。

三个超级大力士,就直接对刚。

大傻练武才一年左右,而这两人练武十几年了。

单纯力量上,屠大、屠二不弱于大傻。

三个人,战得天昏地暗,惊天动地。

每一次撞击,都让人惊心动魄。

因为寻常人,挨一下就直接成肉泥了。

而大傻一身超级重甲,屠氏兄弟也是。

三个人战斗得火星飙射。

“砰!”

三四百斤的狼牙棒猛地砸在大傻的后背上。

那一声巨响,简直震耳欲聋。

爆出的火星,哪怕在白天都清晰可见。

但是……大傻身体晃都不晃一下。

我没事!

因为他穿的板甲,足足有半指多厚。

他的大树,猛地砸在屠二的腰上,直接将他整个人击飞了出去。、

两人猛地翻滚起身。

哼哼,老子没事。

这三个人的战斗,简直看得所有人咬牙切齿。

这压根不是正常人类啊。

这三个人的战斗,不是看谁的力量大,也不是看谁的速度快,就是看谁抗揍。

看谁的装备好。

短短片刻,大傻身上挨了一百多次狼牙棒重击。

哪怕最顶级的钢铁装甲,都有些变形了。

没错,是装甲,不是铠甲。

而屠氏兄弟,也被大傻的树干击倒了几十次。

但是……

老子没事!

起来继续刚,继续砸。

这三个超级猛将的战斗,让所有人使臣看得无比自卑。

这样的超级猛将,越国还有一个呢,蓝爆。

他也喜欢狼牙棒。

………………

而这边苦头欢和呼延邪的战斗,就赏心悦目,眼花缭乱。

这两个人不但是顶级武道强者,而且也是战场强者。

每一招,都是教科书一般的存在。

打得完全是酣畅淋漓。

其实,苦头欢很吃亏。

这些年为了给卓氏家族报仇,他专注修炼个人武道。

而在战马上,用剑很吃亏的。

呼延邪用银枪,足足两米多长。

一寸长一寸强,不是随便说说的。

当然,苦头欢可以直接斩杀对方的战马。

然后双方落地再战,这样他的武器就占上风了。

但他是何等骄傲之人啊,哪里愿意做这等下作之事?

关键棋逢对手,太过瘾痛快了。

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强的对手了。

对方也是一名君子,招招刚正,毫无阴毒。

两个人越打心中越欣赏对方。

打着打着,一边恨不得立刻击败对手,一边又想要拉着对方结拜。

简直就跟见到了异姓兄弟一般。

生死之战见人品,这是完全不错的。

………………

全场几百个使臣,已经完全忘记了今天的使命。

太精彩了。

完全目不暇接啊。

最强军队的巅峰对决。

最强战场怪兽的巅峰对决。

最强名将的武道巅峰对决。

今天绝对是幸运日啊。

这样的边境会猎,真的是百年不遇。

而第一个先分出胜负的,竟然是大傻那边!

因为屠大和屠二狂战了一刻钟后,手中的超级狼牙棒挥舞了上千次,力量终于渐渐弱了下来。

而大傻是个绝对的变态!

力量始终如一。

我第一招砸出去的力量是这么大,第一千招还是这样。

一开始他以一敌二,落入下风。

之后是不相上下。

然后是占了上风。

渐渐地,屠大、屠二两兄弟,频频被他击倒在地。

“砰砰砰砰……”

这两个巨汉,一次被一次击飞出去。

大傻一直碾压过去。

越打越远,越打越远。

最后莫名其妙,一根旗杆就矗立在面前。

这……这是楚国的军旗?

大傻只要把它夺了,这一战就算是赢了。

大傻看了一眼。

用手抓了一下。

不行,太细了。

还是我手中的大树好用。

于是,他放弃了夺旗的机会。

继续挥舞着手中的大树,狂砸过去。

所有人看呆了。

我日!

能夺旗你都不夺?

你……你这是傻吗?

大傻才不是傻。

他只是进入了狂暴战斗状态,完全停不下来的。

三个人战斗过的二里地面,就仿佛被一千头牛犁过一般。

明明坚硬平整的地面,沟沟壑壑,一团烂泥。

这三个人,绝对的狂暴怪兽。

………………

当然,整个战场的核心还是沈浪的两千涅盘者新军。

这才是战争美学的极致。

一开始这两千涅盘者新军,被骑兵包围冲杀。

困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们没有做别的,依旧如同往常的训练一般,一百多斤的超级陌刀,不断挥斩。

一刀两断!

训练的时候,一天要挥斩几万次,而且是两百多斤的铅刀。

现在这一百多斤真刀,挥斩上千次,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至于被敌人砍中了,被敌人战马撞飞了。

只要没死,就起来继续作战。

如果死了,那就死了。

如果没死,但骨头断了,那就躺在地上不动。

只要没死的人,永远的一刀两断。

就这样,不断斩杀,斩杀,斩杀!

然后莫名其妙的,周围渐渐空了。

这群变态,竟然把三千重甲铁骑都杀空了!

杀绝了,杀光了!

接着,他们又集结成阵,不断往前,往前。

再看周围,躺着无数的战马尸体,无数的骑兵尸体。

剩下的几百楚国重骑再也支撑不住,四下奔逃,就算这些重骑兵不想逃,他们胯下的战马也要逃。

王大的觉得自己的肋骨好像断了两根。

不过无所谓。

他收起超级陌刀,继续前进。

整支军队和之前的节奏速度一模一样,整齐如一。

就好像刚才的战斗没有发生一般。

其实,这里面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吐血,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筋骨断折。

但是,无所谓。

阵型不能乱。

步伐不能乱!

往前走着走着。

王大抬头一看,前面有一个旗杆,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应该就是楚国的军旗了?

夺了这面军旗,就算赢了!

王大没有夺!

举起超级陌刀。

应该是用第二招。

斜着斩下!

一刀两断,手臂粗的旗杆被斩断。

楚国军旗落下。

边境会猎结束!

越国,大获全胜!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诸位大佬月票千万不要停,给我支持,让我有拼命的动力。

谢谢一郑和X5M的几万币打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