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亚博app下载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176章:木兰要吃浪爷!仇枭送死来了(3更)

    玄武伯爵府。

    那个大宦官傲慢地站在外面等着。

    等着伯爵府城堡中门大开,然后玄武伯率领一家人整整齐齐前来跪迎。

    然而中门是开了。

    但是走出来的却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玄武伯爵府夫人苏佩佩,而且她穿的这是什么啊?

    打架用的劲装?

    还有一个是世子金木聪,此时一副魂飞天外的样子,嘴唇和手上都是黑墨。

    早就听说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聪是废物,但不是傻子啊。

    但眼前这个胖子,分明就是脑子有问题的傻子啊。

    金木聪大神码字太专注了,构思的时候,就本能地舔笔,结果就满嘴墨。

    用手一擦就满手黑了。

    大宦官寒声道:“玄武伯爵赴这是在藐视咱吗?这可是国君的圣旨,玄武伯呢?为何不来接旨?”

    苏佩佩道:“我夫君不在。”

    她本应该说外子的,但苏佩佩就是不喜欢这种文绉绉的词。

    大宦官道:“去哪里了?让他来接旨。”

    苏佩佩道:“去望崖岛了。”

    大宦官目光一颤,闪过了一丝贪婪的光芒。

    不简单啊,连他都听过望崖岛了。

    可见金氏发现超级大金矿一事,已经传得如火如荼了,王宫中都已经知晓了。

    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有办法。

    这是封臣的资产,作为国君总不能出手抢夺吧,那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

    玄武伯不在,大宦官也就不进入城堡。

    倒不是因为孤男寡女的原因啊,这苏佩佩极美,但他都没有家伙事了。

    而是主人不在,接待的规格就不够,进入城堡就没意思了。

    “国君有旨,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聪跪迎。”

    肥宅正魂飞天外,他正构思剧情呢?我可是要成为大文豪的人,其他的事情都别打扰我。

    什么是天才?

    我金木聪是把吃饭拉屎的时间都用在构思上的。自从写小说之后,我连最快乐的自嗨时光都戒了啊。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码字了。

    “世子金木聪接旨。”大宦官尖声道:“世子,你是对咱家不满吗?”

    金木聪这才恍惚过来,抬头道:“啊?什么?结束了吗?”

    大宦官本来是要发怒的,但是见到肥宅这幅智障的样子,顿时也无奈了。

    我和一个傻子较劲什么啊,反而丢了颜面。

    “世子金木聪接旨。”

    这下金木聪呆了,几乎要尿了。

    给我的旨意?

    我金木聪不是空气吗?

    我在爹娘面前都是空气啊,在国君眼前我更应该是空气啊。

    为何国君会给我旨意啊?我好害怕啊。

    然后,他到处张望。

    姐夫呢?他在哪里?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跪下。”旁边的苏佩佩道。

    金木聪立刻直挺挺跪下来。

    大宦官道:“令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聪进国子监念书,三日之内成行,不得有任何拖延!”

    同样没有钦此。

    这个世界的圣旨,其实只有大炎帝国皇帝才有资格用钦此二字。

    不过很多国家的国君也会用,但只有在重大圣旨才会用,表现出国君的郑重。

    国君宁元宪给玄武伯爵府的几道圣旨中,都没有钦此二字,完全表现出了自己的态度。

    听到这个旨意后,伯爵夫人苏佩佩呆了。

    金木聪更是不知所措。

    国君让我进国子监念书?而且三天之后必须出发。

    这,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该怎么办啊?

    姐夫,你在哪里啊?

    “接旨吧。”大宦官淡淡道。

    金木聪上前,将旨意接下。

    “世子,准备一下,三日之内随我进国都。”大宦官道。

    金木聪道:“什么?和你一起去?”

    大宦官道:“我亲自护送世子进国都,莫非世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没有,没有。”金木聪摇头道。

    然后,大宦官直接走了。

    “咱家就在玄武城主府等着。”

    大宦官走了之后,金木聪惶恐道:“娘,我该怎么办啊?我不想去啊,我不想离开家,我不想离开爹娘和姐夫啊。”

    肥宅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家。

    伯爵夫人苏佩佩用难得的温柔口气道:“放心,你姐夫就快要回来了,他一定有办法的。”

    ………………

    阳武郡码头。

    “宝贝,我……我和别的女人睡了。”

    木兰听到沈浪的话之后,顿时整个娇躯一僵,完全呆了。

    沈浪赶紧拥抱着她,柔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平时沈浪巧舌如簧,而此时就只能说对不起,其他的一个词都说不出。

    而木兰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旁边的黄凤道:“快走,否则要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

    然后,木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离开了码头。

    她骑不了马了。

    依旧是黄凤赶马车,木兰和沈浪都在马车内。

    沈浪温柔地抱着妻子,轻轻抚摸她的后背,亲吻着她的眼睛,鼻子,耳朵,爱抚她的脖子。

    “宝贝,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

    木兰脸上的泪水才涌了出来。

    紧接着她恸哭出声。

    听到这个哭声,外面的黄凤稍稍松了一口气。

    哭出来就好。

    不过这个哭声,都让她觉得心悸。

    天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以后一定不成婚。绝对不。

    木兰的眼泪止不住了,哭也止不住了。

    木兰一直哭,一直哭。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得两只眼睛都完全红肿了。

    哭得沈浪都要心碎了。

    他真的恨不得娘子狠狠揍他一顿,也不愿意木兰这样哭得伤心。

    “啊……啊……”

    终于,木兰的粉拳在沈浪的后背敲了下去。

    但是力道一下比一下更小,一点都不疼。

    沈浪道:“娘子,你打死我,打死我吧,你说话吧,你说话好不好?”

    木兰抬起头,泪眼朦胧,哭道:“那个女人是谁?不是徐芊芊吧?”

    沈浪道:“是仇妖儿。”

    木兰道:“你不是主动的,一定是她强迫你的对不对?”

    沈浪一愕,尽管事实是这样,但他没有脸面点头称是。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金木兰一边哭,一边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她,仇妖儿,我一定要杀了她。肯定是她强迫你的,我绝不相信你会真的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

    现在沈浪终于知道,为什么男人出轨,妻子不打丈夫,总是去撕小三了。

    接着,金木兰捧着沈浪的面孔,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

    她坚信自己和夫君是相爱的。

    她坚信夫君是最爱自己的,她要从眼神上看到这一点。

    如果看不到,那一切皆休。

    但是她看到了。

    沈浪的眼神充满了深情,愧疚,甚至还有一些痛苦。

    这不是演技,而是真的,此时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沈浪和对木兰的情意。

    木兰猛地吻了上去,

    非常凶猛,近乎窒息的那种吻。

    然后伸手扒掉沈浪的衣衫,扒掉自己的衣衫。

    直接就在马车里面,坐上沈浪的身子。

    她后悔了!

    无比的后悔!

    为何要追求那虚无的仪式感啊。

    早点把事情办了,也不会有今天啊。

    现在好了。

    夫君的第一次被人夺走了。

    她一刻钟都不相等了。

    她立刻就要拥有夫君。

    夫君被人强/爆不算失贞,他的第一次还在。

    我金木兰现在就要。

    沈浪发现,她的娘子也是一个母兽。

    这疯狂的程度,也和仇妖儿差不多。

    只不过仇妖儿,完全是因为药力。

    而娘子完全因为情感。

    “我要吃了你,我要将你生吞活剥了。”

    木兰一边哭,一边吻,一边喊道。

    而此时,外面赶车的黄凤头皮一阵阵发麻。

    哥啊,你为何要把这个差事交给我啊?

    我现在好想死啊。

    有一个渣男出轨了,她娘子非但不打他,而且还要睡他。

    我三观都被颠覆了。

    我是应该相信爱情,还是不该相信啊。

    她真是没有想到。

    玄武伯爵府大小姐金木兰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这么狂野。

    这里可是大马路上啊。这里可是马车啊。

    你们就这么办事了?

    ………………

    片刻后,马车内安静了下来。

    不是沈浪不中用,而是木兰停了下来。

    当然不是她不是因为后悔了。

    而是看到了沈浪身上的伤势,惨不忍睹。

    顿时她心疼得要命,所以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否则夫君会受伤更重的。

    轻轻地趴在沈浪的身上,温柔亲吻着他身上的每一道伤口,每一寸都没有放过。

    “疼吗?”木兰柔声道。

    沈浪道:“被下药了,当时也没觉得疼。”

    木兰重新躺在沈浪的怀里,吻着他心脏的位置。

    仇妖儿,我一定要杀了你。

    我发誓,我一定要杀了你。

    我知道我金木兰的武功不如你,但是从今天开始我要疯狂练武。

    总有一日,我武功超过你,然后将你杀了。

    我要为夫君报仇雪恨,你竟然把我夫君伤成这样,你还强行玷污了他。

    “夫君,你把这件事情忘了吧,我们都把这件事情忘了。”

    “而且你是男人,她是女人,归根结底还是咱们占便宜了。”

    “以后不许有心结,不许有芥蒂。”

    “我们的好日子还长着呢。”

    “而且你放心,我以后会很温柔的,绝对不会这样粗暴的,你千万不要对这种事情有心理阴影啊。这种事情其实很美妙的,仇妖儿是个禽兽,所以她那边是当不得真的。”

    “夫君,你为什么哭了啊?”

    木兰忍不住伸手去擦掉沈浪的眼泪。

    但是她越擦,沈浪流泪得越厉害。

    于是,木兰又跟着哭了。

    娘子,你别这样啊,你这样就显得我越渣。

    沈浪真是死也想象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木兰竟然觉得他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而且还害怕他有心理阴影,反而来安慰他。

    然后,小两口哭成一团。

    沈浪是因为木兰的好而哭,因为愧疚而哭。

    木兰则是因为夫君的可怕遭遇而哭。

    …………

    木兰和沈浪没有直接回家。

    而且在外面住了一夜,这样沈浪就显得不那么狼狈了,也不会让母亲担心。

    当然她派人提前回家,告诉母亲和金木聪,沈浪已经没事了。

    过了一天之后,沈浪和木兰才回到伯爵府。

    此时的沈浪,已经恢复之前的潇洒状态。

    仿佛怒潮城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身上的伤痕也用衣衫遮挡起来了。

    木兰表情有一点点不自然,但是对沈浪态度更温柔,更粘了。

    回家之后。

    沈浪立刻收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国君下旨,让金木聪近国子监读书?

    真是可笑啊!

    之前玄武伯爵府即将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五王子宁政跪在外面一天一夜,国君才勉强答应让金木聪近国子监读书,算是给金氏家族留一条根。

    但是答应归答应了,始终没有落实。

    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国君的旨意都没有下来。

    而玄武伯爵府刚刚还清了债务,刚刚爆出发现了一个大金矿,眼看势头如火如荼,你的旨意就下来了。

    这个时候招金木聪进入国子监读书,这不是当成人质吗?

    但金木聪若不去。

    那就是抗旨!

    现在玄武伯爵府有抗旨的能力吗?

    没有!

    隔海为王战略成功之前,金氏家族没有任何资格和国君讨价还价。

    也没有任何能力对抗国君。

    只有成功夺取了怒潮城和雷州群岛之后,金氏家族才有主动权。

    而且金木聪若不去的话,反而会让沈浪的计划有了些许的破绽。

    玄武伯爵府世子近国子监读书是好书啊,你为何不去?莫非你家有别的企图吗?

    其他老牌贵族的世子都在国都读书,这明明是巨大荣耀。

    还真是这样的,大多数老牌贵族的世子都有在国子监读书的经历。

    为何单单金木聪没有?

    因为国君不喜欢苏佩佩,自从她的那一句虎毒不食子之后,凡是王族有什么大事,金氏家族直接派人送礼物送贺表就是了,本人不需要进入国都了。

    国君也不大喜欢见到你们。

    现在让金木聪去国子监,你们还不感恩涕零?

    沈浪眯起眼睛,开始想办法。

    而就在这时候,金木聪忽然道:“姐夫,我要去,我去国都。”

    岳母苏佩佩一惊道:“不行,你不能去。你那么老实,国都那么复杂,去了之后一定会被欺负死的。”

    而且这两天肥宅都惶惶不可终日,口口声声说不去国都,一直等姐夫回来救他。

    而此时,那个大宦官还在城主府等着,后天就要进国都。

    若金木聪不去,那就是抗旨。

    金木聪道:“娘,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在你们的羽翼下长大,你们把我保护得太好了。还有姐夫,家里不管什么大事,都要让我在边上旁听,就是要让我学习。我是一个笨人,但我毕竟是玄武伯爵府的世子,我也要为家族做贡献。”

    “现在是我们家的关键时刻,望崖岛战略已经到了最高潮,姐夫的天罗地网已经铺设好了,就等着敌人前仆后继来找死了。”

    “怒潮城的隔海为王战略,也马上就要开启了,不能有一点点疏漏。”

    “只有拿下怒潮城和雷洲群岛,我们家族才能彻底摆脱新政危机,才能真正长治久安。为了这个目的,姐夫都可以冒险去怒潮城,我为什么不能去国都。”

    “我是世子,我不能坐享其成。我没有别的本事,但这个时候我去国子监就是对家族最大的贡献。”

    “所以,我要去!”

    “姐夫,等我们怒潮城战略完成之后,你一定会进国都把我接回家的对吗?”

    …………

    望崖岛周围海域。

    已经布满了金氏家族的战船,任何船只一旦靠近望崖岛五里之内,就会受到警告。

    若还不离去,金氏的战船就会直接发动攻击。

    此时!

    出现了十艘海盗大船,浩浩荡荡朝着望崖岛扑来。

    金士英率领几艘战船迎了上去,大声吼道:“这里是我金氏家族海域,任何船只不得靠近,否则格杀勿论,立刻退去,立刻退去!”

    顿时,金氏家族的战船上,几个大弩张开。

    “哈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传来。

    仇枭走上了甲板。

    直接掏出家伙,对着大海撒尿。

    “你们这是什么船啊?这是战船吗?这明明是小孩子的玩具啊?”仇枭指着身后道:“我这才叫做战船,你金氏家族算是完蛋了,几艘垃圾都拉出来当宝贝。”

    他这话倒是说得没有错。

    玄武伯爵府的战船和海盗王比起来,真的是什么都不算了。

    不但船没有海盗王那么多,而且要小得多得多。

    总之海面的战斗力,金氏家族和仇天危比起来完全是渣渣,甚至连一战的资格都没有。

    虽然现在海面上,玄武伯爵府的各艘船只超过了四五十搜,而仇枭只带了十艘。

    但如果真的打起来。

    仇枭的这十艘战船必胜无疑,而且是碾压式的大胜,没有一点点悬念。

    没办法,怒潮城的战船是专门为了海战,为了劫掠而生的,不但吨位大得多,而且坚固得多,速度也快得多。

    而金氏家族的战船,压根就是为了运货的,需要战斗的时候才临时加装了几具大弩在上面。

    因为船小,所以弩也不大,射程近,杀伤力也小。

    “准备战斗!”

    仇枭一声大吼。

    顿时,十艘海盗战船上的巨弩张开,数量远远超过了玄武伯爵府一方。

    几千名海盗猛地弯弓搭箭,而且是火箭。

    只要仇枭一声令下,就可以万箭齐发,给金氏家族的战船带来灭顶之灾。

    “我仇枭要登陆望崖岛,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我是怒潮城少主,我是海盗王之子,谁敢拦我?”

    “拦我者死!”

    果然,玄武伯爵府的战船不敢阻拦。

    仇枭的十艘海盗战船大摇大摆地行驶进了怒潮城的码头。

    小海盗王仇枭一跃而下,直接落在码头上,扛起弯刀,大吼道:“我的手下败将在哪里?金卓伯爵在哪里?沈浪小白脸在哪里?金木兰小娘子在哪里?快来拜见小海盗王!”

    “金卓?沈浪?听说望崖岛发现了一个大金矿,是真是假?赶紧带我去看!现在立刻马上!”

    金卓伯爵出现了。

    见到了仇枭的身影,他心中松了一口气。

    果然如同浪儿所料。

    仇枭来了。

    他果然来送死了。

    不仅他自己来了,而且还送来了几千名海盗,十几艘大战船。

    不过,真的要将这两千个海盗全部杀死?把这些战船全部扣押吗?

    最后,把几千颗人头送到仇天危的面前?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近一万九,真的累瘫了。最累的不是字数而是对人物投入感情,我很热爱书中的人物,所以投入感情尤其深!拜求大家的支持,让我继续投入充沛的情感码字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