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帝国吃相 > 第1471章 皇帝的疑惑

少公子可在里面?”赵亥脸色难看的站在花舍外面。

“是,少公子正和几位贵人在里面喝酒!”一个侍卫赶紧回答。

赵亥脸色更黑几分,抬腿走进花舍。

花舍的大厅之中,此时有几个身穿锦袍华服的男子正在饮酒听曲,在琴瑟琵琶的伴奏下,舞池中央几个身穿轻薄彩裙的美丽女子正在轻歌曼舞,妖娆的身姿伴随着舞动,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看的人眼花缭乱。

而饮酒听曲的几个人赵亥也皆都熟悉,为首上座的正是公子胡亥,旁边还有文靖侯姚错等几个老勋贵家族的子弟,此时一群人各自怀里搂着一两个衣衫不整的女子,正饮酒谈笑放浪形骸,整个花舍充满了****之声。

看着赵亥脸色不爽的进来,胡亥顿时有些做贼心虚,爬起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干笑着说:“五叔祖……您……您怎么来了?”

“哼,老夫不过是路过。”赵亥冷哼一声,转头姚错等人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目光落在胡亥身边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身上。

这个女子正是林仙儿。

上次一场梭哈,陈旭虽然赢了赌局,但林仙儿却不愿跟着离开,导致陈旭暴怒,但赵亥在赵成等人的劝说下将林仙儿留了下来,每日继续在花阁陪前来的王侯公卿唱歌跳舞陪客,以此勾引那些慕名而来的宾客,从而可以择机拉拢腐蚀。

“一个贱奴,既然敢勾引公子,莫非以为留在春芳园本侯便会容你胡作非为,来人,将这个贱人拉出去打死!”

看着衣衫不整的李仙儿,赵亥大怒,伴随着一阵脚步声,很快几个侍卫便冲进来。

“侯爷饶命,奴再也不敢了!”林仙儿吓的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五叔祖莫要生气,是亥儿让仙儿姑娘来陪酒歌舞的,何况现在仙儿姑娘已经和清河侯无关了,算是我们清河园的人,您又何必对她如此苛刻,再说皇宫清冷,亥儿如今也懒得回去,有仙儿姑娘作陪也心情舒畅……”

赵亥恨铁不成钢的狠狠瞪了胡亥一眼,想想也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于是脸色放松下来摆摆手,几个侍卫又屁颠儿屁颠儿的赶紧退出去。

“天下女子何其多哉,此女不过是一贱奴罢了,也罢,随你吧,今日朝堂出了一些事,我正准备找武城侯商议有些事,你等莫要贪杯误事!”赵亥说完之后就准备离去。

“误事?听歌饮酒罢了,会误啥事儿?”胡亥愣了一下满脸疑惑的问。

“今日早朝,清河侯提交一份策划书,范氏等将价值十亿的煤铁矿山和钢铁水泥等工厂全部献于陛下,因此晚间陛下在皇宫设下御宴招待范氏等四位商贾,你身为公子肯定要一起作陪,记得早些回宫去准备,免得误了时间被陛下斥责,老夫晚上也要去,有些事晚宴上再说!”赵亥将朝堂上的大致经过讲了一遍,临走之前又叮嘱胡亥几句之后才离开。

胡亥今年二十岁,刚刚行冠礼,而且已经娶妻生子,不过自从他得到那卷空白诏书之后,如今在赵亥的帮助下拉拢了一大群皇族和王侯公卿,还有一些朝堂官员之后,如今他正在向当初赵高为他设计的篡位道路上一步步靠近。

因为有赵亥赵成等一群皇族操持,还有武城侯王离暗中支持,实际上胡亥在这个过程中根本就没什么用,而且赵亥等人也没打算让他有用,推举胡亥当皇帝,所有人不过是各取所需,胡亥有诏书,而且也有名分,虽然是最小的公子,但只要始皇帝一天不立下太子,所有的公子都机会均等,因为自始至终,始皇帝也没立下皇后,这就为他们的留下了巨大的操作空间。

只要胆子足够肥,策划足够周全,哪怕是将来始皇帝立下了太子,他们一样还可以争夺皇位。

事到如今,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压制不住的野望。

这么多人绑在一起,都在为一个诸侯的美梦努力,因此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一是失败的下场所有人都承担不起,二就是到了这个地步,所有的人都绝对不会甘心。

胡亥当皇室,越不成器越好。

这样登基之后才能好好摆布好操控,才能够得到最好的封地和最大的权势。

因此赵亥对于胡亥天天和一群无权无职的勋贵饮酒作乐白日宣淫并么想的太多想法,甚至还乐见其成。

“仙儿多谢公子方才帮奴求情!”

送走赵亥之后,胡亥再次回到酒席前坐下,林仙儿依旧跪在地上,散开的裙摆下,露出雪白光滑的两条玉腿,充满着异样的诱惑。

“哈哈,无妨,起来陪本公子喝酒,晚间本公子还要去参加父皇的御宴,怕是晚上没空看你跳舞了!”胡亥将林仙儿拉起来搂在怀里抚摸着说。

“公子还说好晚上让奴陪您呢,如何又变卦?”林仙儿半推半就的躺在胡亥怀里撒娇。

“我也不想去,那御宴一点儿都不好玩,但又不得不去啊,下次吧,等下次有暇本公子一定晚上不回皇宫陪你一夜,到时候你可得好好服侍本公子……”胡亥伸手抬起林仙儿的下巴笑着说。

“只要公子有暇,奴一定好好服侍公子,公子请饮一盏……方才听侯爷说朝堂发生了何事,竟然陛下还要开御宴招待?”

“没啥,就是范氏温氏等四位商贾给父皇敬献了许多财物,父皇一高兴便设酒宴款待,要说这四个商人还真有钱,听说这次献了十个亿……”

“哇,十亿,那岂不是比清河侯还有钱!”

“是啊,这些人简直脑袋被门夹了,可惜可惜,他们要是献给本公子就好了,到时候本公子一定封他们一个诸侯当当……”

“公子还请慎言,听说只有皇帝才能分封诸侯呢!”林仙儿伸手按住胡亥的嘴巴。

“哈哈,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的确是皇帝才能封诸侯,也罢,反正他们的钱也没给我,再去为本公子跳一曲,吃完酒本公子就先回宫去了,无聊的御宴……”

胡亥在林仙儿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林仙儿脸颊羞红的起身去拿琵琶,很快花舍里面再次响起了叮叮咚咚的歌舞声和觥筹交错的饮酒作乐声。

……

咸阳宫,紫宸殿。

炭炉上的水壶发噗噗啦啦的声音,一股股白色的水蒸气在房间里蒸腾散开,让寂静森严的宫殿多了几分生动和温暖。

始皇帝斜靠在暖榻上正在闭目养神。

几个内侍和宫人都远远的守在大殿门口,一个个垂手低头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和声音,生怕打扰了始皇帝休息。

寂静之中突然始皇帝开口:“什么时辰了?”

“回陛下,现在是巳时初刻!”虚发花白的内侍赶紧回答。

“唔,看来朕真的是老了,上完早朝都觉得累,本打算微微休息一下竟然睡了半个时辰!”

始皇帝慢慢睁开眼睛坐起来,吩咐宫人沏上一壶茶,然后坐到书桌前面,眼神落在地球仪上片刻之后打开摆放在书桌上的几本奏书开始翻看批阅起来,过了大约七八分钟似乎突然想起一件事,抬头吩咐说,“去请太师进宫一趟!”

“喏!”

年老的内侍退出大殿,很快门外便有宫人急速离去。

大约两刻之后,随着殿外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很快响起内侍的禀报:“陛下,太师请来了!”

“快请进!”始皇帝此时已经放下手中的毛笔站起来,大步走向大门的时候,陈旭已经从推开的殿门处跨进来。

“臣参见陛下!”陈旭恭恭敬敬的对着始皇帝拱手行礼。

“太师免礼,如此天寒地冻劳请太师入宫,朕颇有不安,不过今日朝议之时朕尚有一些疑惑,还想请教太师!”始皇帝上前挽住陈旭的手暖炕之上就坐,并且还亲自给陈旭倒上一杯热茶。

“陛下言重了,为君解忧乃是臣子应尽之责任,陛下有惑,直接安排宫人询问臣便是,何须如此大礼!”陈旭双手接过茶杯之后满脸感激的道谢。

“你等皆都退下!”始皇帝转头吩咐一声,守在殿内的内侍和宫人赶紧都退出紫宸殿,将虚掩的殿门彻底关上。

看着始皇帝如此谨慎小心的样子,陈旭略有些惊讶的放下茶杯。

“太师今日奏请推行新勋爵法案,修改后的法案内容朕也深感认同,朕之疑惑,在于对范温郑西门四大家族这次义举的赏赐,太轻,不足以宣示朕之感激,太重,则会让勋贵感觉到压力,毕竟眼下我大秦的勋爵几乎都是战场搏杀而来,都是将士用命换来的,而若是花钱就能买到勋爵,以后谁还愿意替朕开疆拓土,谁还愿意在战场上生死搏杀博取军功,这也是朕没有当堂赏赐和奖励的原因,朕答应在晚宴上公布奖赏,但朕散朝之后思来想去,仍旧没有找到一个既能宣慰勋贵又能安抚商贾的最好方法,所以特意请太师来一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