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亚博88app > 拜师九叔 > 第九百四十七章:再回沣水镇

一夜安睡,翌日,上午时分,吃过早饭,林苑别墅中,林天齐和许洁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返回沣水镇,不过前前后后却花费了近两个小时。

因为是七八年没回去了,许洁十分兴奋,也想让自己打扮的好看一些,而女人要是想精心打扮一番的话,那时间,有女人的男人都懂。

仅仅在打扮上,许洁就花费了近一个多小时,倒不是花费在化妆上,而是在挑选衣服上,许洁足足试换了二十几次,一开始时想穿的漂亮一些,但是换了几身之后又担心在新嘉坡穿的那些好看时尚的衣服在沣水镇这些地方不合适,但是太普通的衣服,许洁自己又有些不喜欢。

最后还是在林天齐和李敏的共同参谋下,换了一身比较好看不失时尚但又不会显得太醒目的衣服后才定下来,而这时候,时间也到了中午。

又将李敏送回李泉清那里,林天齐才正式带着许洁启程,架着马车,顺着大道,驶出广州城,然后直接一路向着沣水镇方向而去。

“都八年了,不知道沣水镇变了没有,也不知道爹娘、师傅和大哥蓉姐他们怎么样了。”坐在马车上,许洁有些期待的开口道。

“不要心急,再有四五个小时就能到镇子里了,到时候就能见到师父、爹娘和东升、小蓉他们了。”林天齐则是笑着接话道。

说实在的,这次回来,在心里,林天齐也是有些兴奋的,久别归故乡,总会让人感觉格外亲切,对于亲人,心中自然也是思念,不过在表达方面,林天齐向来都是一个比较含蓄内敛的人,不怎么会流露,就算心中再怎样,都一般不会流露表面,相比许洁,林天齐要显得淡定很多。

许洁闻言也是一笑,随即又是神色一动,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面露几分期待兴奋之色道。

“诶,天哥,你说大哥和蓉姐现在有几个孩子了啊,当初我们离开的时候就有阳儿了,现在都七八年过去,应该不可能只有阳儿一个吧。”

林天齐闻言则是赶紧道。

“我跟你说,回去之后千万别多提孩子的事,尤其是在娘面前,切记一个字都别提。”

说到孩子,林天齐就是一阵头大,当年被催生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尤其是这次回去,都过去八年了,他和几女依旧没有孩子,他真的很担心回去再被催生,林天齐宁愿去和敌人大战三天三夜,也不想被催生三分钟,实在是头痛,就像后世的年轻人害怕被父母家长催婚一样。

但是对此,林天齐也没有办法啊,他现在肉身超凡,生命层次已经进化超脱了普通人的范畴,严格的说,现在的他甚至可以说和一般的普通人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生命层次,这种情况下,要想和几女怀孕,概率简直是少之又少,那机率,简直就和中彩票差不多,他能怎么办。

甚至林天齐都怀疑,如果真的几女怀孕了,能不能把孩子生下来,因为他现在的生命层次远远高于几女,如果是他的孩子,可能出生的时候生命层次就很高,毕竟是他的血脉,这样的话,以几女普通人的肉身强度,甚至能不能顺利的剩下孩子都是问题,就像是龙生龙、凤生凤一样。

如果真是这样,为了几女的安全照想,林天齐绝对会选择不要孩子,而且他本身对孩子这个问题上就是佛系态度,甚至没有怎么考虑。

生孩子是为了什么?无外乎繁衍、养老、或者寄予重望这三点主要原因。

但是这三点,对于林天齐而言,哪一样都不重要,繁衍这一点上,他的追求是长生久视,需要繁衍干什么,至于养老,到了他如今这个层次,就算以后真的老了,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也要比普通人强上不知多少,根本不需要人养老,而最后的寄予厚望,那就跟不用说。

如果是他林天齐都做不成的事情,那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有第二个人成功了。

综上所述,生孩子的三个主要原因对于他林天齐而言都不重要,那自然的,孩子对于他林天齐,也就可有可无了。

如果真的要找一个理由,林天齐觉得的,对他而言,生孩子的唯一理由可能就是玩了。

如果生了孩子不是为了玩,那又有何意义。

当然,上面这些也都是屁话,因为他林天齐现在没有孩子。

许洁听到林天齐的话也顿时脸色一屏,脑中也是回想起当初被催生的画面,尤其是对她而言,许母给她的思想教育工作,可比林天齐要多多了,顿时也是心有余悸,想了想赶紧道。

“那回去之后还是避免这个话题吧。”

对于催生这事,许洁也是有些怕,实在是许母功力太深厚了,尤其是自从许东升结婚之后,还多了一个田蓉。

当初许洁在家里可没少被自己母亲和嫂子做思想工作。

而且最主要的是,在新嘉坡这八年下来,许洁心中对于孩子的想法也淡了,当初想生孩子其实心中主要的一点就是担心以后相处的时间九了林天齐会对自己慢慢冷淡,想有个孩子也好多一层栓住林天齐的保障,但是这些年下来,见林天齐对自己和其她几女都是一样,始终感情如一,许洁心中的这份担心也就慢慢消散,对孩子的念想也就没那么重了,再加上自几年前知道林天齐志在长生之后,这个想法就更是冷却。

因为许洁清楚,林天齐志在长生,还要带她们一起,但是以这片天地的情况,如果再生了孩子,只会更增加林天齐的负担。

“哐当!哐当!...”

不多时,么车驶进山林,因为山路不平,所以一路摇摇晃晃。

林天齐和许洁两人也是一路上小两口说说笑笑,偶尔腻歪一下,直向沣水镇而去。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中也直接到了下午时分。

..............

沣水镇,林家。

大堂中,秋生一动不动的睡在躺椅上。

九叔则是解开秋生整个胸口的衣服,以鸡血用毛笔在其胸口上画下镇鬼符,画完之后又将秋生衣服重新完好扣上,整个过程,秋生则都是睡的像是死猪一样,毫无知觉。

任婷婷和文才则是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文才光着膀子,打着赤脚,双手手臂上缠着白色纱布,那是之前被是尸变后的任飞勇刺伤的地方,双手拿着一晚糯米粥喝着。

“林师傅,秋生遇到的是什么鬼啊?”

看着秋生的样子,任婷婷有些担心道,自从任飞勇尸变任发被杀整个任家出事之后,任婷婷就暂时搬过来跟着来到了这边住下。

一个是如今任飞勇还没有找到杀死,而僵尸对于血亲又有着极强的感应力,任婷婷一个人在家太危险,再一个如今任发身死,整个任家也有些风雨飘摇,任婷婷一个女流之辈,也有些撑不住诺大的家业。

“我看是个女鬼。”

九叔开口道,缓缓将秋生所有衣服都扣上。

“那会不会有事啊?”

任婷婷又问道,九叔则是看着秋生脖子上鲜红的唇印一笑道。

“不会,他可比文才舒服多了。”

文才也是凑过来在秋生身上看了几眼,见到其脖子上的唇印,当即开口道。

“哇,这么多嘴硬,一定是个风流鬼!”

不过话刚落下,感觉到自己师傅看过来的目光,又是立马乖乖闭嘴。

“你二师兄上午回来了,晚上叫你二师兄过来。”

在秋生身上布置好一切,九叔又道,如今七八年过去,许东升也是早就出师,一身修为已经达到紫气蕴魂诀第六层,再加上武道修为也达到了暗劲,如今也已经是早就开始独挡一面。

“啊,二师兄,叫二师兄干什么?”

文才闻言一愣道。

“干什么,当然是找你二师兄过来帮忙,不然还能干什么。”

九叔闻言则是直接一瞪眼道。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一天到晚只知道给我惹祸,我这一辈子收的四个徒弟,就你们两个最不省心,不说和你们大师兄比,你们两个要是能有你二师兄一半,那我也都心满意足了。”

文才闻言立马脖子一缩,不敢再说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