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八百二十五章 震惊和无奈

战斗结果没有丝毫悬念。

“修表匠”虽然阴险狡诈,终究是犯罪团伙中“策划者”的身份,他的超能力主要用来潜入和逃跑,是字面意义上的“见光死”,并不适合硬碰硬的较量。

和负隅顽抗,被打断双臂和左腿,胸腹之间又开了好几个马蜂窝的“火龙”古特雷不同,在发现自己被几十台动力铠甲团团围住,轻重机枪和火箭筒足以轰出将他淹没的金属风暴,特别是战榜高手“幻影枪神”莫追星的两杆枪都牢牢锁定他的眉心,黑暗中还不知隐匿着多少狙击手之后,这位天人组织的“军师”,风度翩翩地选择了——束手就擒。

修表匠的落网,意味着持续一夜的骚乱,暂时告一段落。

尽管他一言不发,“火龙”古特雷则是嚎叫和咒骂不已,军警双方还是从地底搜出了大量爆炸物,形成毛骨悚然的证据链,从中推测出了这些顶尖犯罪者的意图。

所有人都被他们的丧心病狂,惊出一身冷汗。

幸好,及时锁定并制止了他们的冒险。

天人组织对狮子城的渗透,应该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在长年累月的苦心经营中,他们如蚂蚁搬家,一点点弄进来大量爆炸物,积少成多,并全都秘密运送到了狮子港的地底。

再给这些疯子一到两个小时,他们就能打通十年前废弃的狮子港废墟,到全新的原油和化学原料仓库之间,一条非常隐秘的维修管道,将数百公斤的浓缩爆炸物,安装到原油和化学原料仓库的底下。

一旦“火龙”古特雷的超能力,远距离引爆这些爆炸物,说不定整座港口连带着上百个储油罐和化学原料存储器,都会飞上天空。

然后在半空中形成一股酸雨和毒雾,劈头盖脑砸到全城上千万市民的头顶。

光靠鼠潮爆发,不足以酿成轰动全球的“大事件”,达到吸引兵力,调虎离山的目的。

鼠潮只是幌子。

这场爆炸,才是天人组织真正的杀手锏!

意识到这点的强者们,满头冷汗,连呼侥幸的同时,也不约而同将目光都聚焦到了乌鸦部队的指挥官,乌正霆中校身上。

——那些圈外人,如劫后余生的普通市民,还有闻风而动的记者们,往往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棚户区上空的激战,特别是四名战榜高手这边。

他们会津津乐道“火龙”古特雷究竟有多么疯狂和残暴,在天空中燃起的熊熊烈焰有多么恐怖,而“大剑过千军”,“机械僧刹那”还有“魔术师胡迪尼”,三大战榜高手,又是何等威风凛凛,如神兵天降,扑灭了“火龙”古特雷的嚣张气焰,好似捉猪仔一样,将他五花大绑,狠狠镇压。

也有人会猜测爆炸和鼠潮策划者,“修表匠”的身份,把他和几十桩悬而未决的无头案联系起来,又吹嘘“幻影枪神”莫追星的目光和枪法是何等犀利,一下子就把狡猾的敌人从成千上万惊慌失措的普通市民里揪了出来,双方如何展开惊心动魄的无声暗战,最终还是邪不胜正,无论“修表匠”怎么改头换面和藏形匿迹,终究被目光如炬的“幻影枪神”莫追星一把抓住,这就叫“再狡猾的狐狸,都斗不过老猎手”。

数百名来自全球各地,影响力极大的媒体记者,亦是根据这些添油加醋,浓墨重彩的传闻,将四大战榜高手团团围住,一支支话筒交叉捅过来,简直要将他们叉上神坛。

唯有四大战榜高手还有部分一线指战员们,才知道荣耀的勋章应该属于谁。

面对热情如火的记者和山呼海啸的群众,他们面面相觑,脸上发烧,半是尴尬,半是震惊,喃喃念诵着同一个名字:

“乌正霆……中校!”

同一时间,乌鸦部队的临时指挥中心,亦被大队人马团团围住。

为首军官满头板寸白发,肩膀上的星星多得足以晃瞎人眼,赫然是一名联邦军的将军!

原本应该老成持重的将军,脸上都开满了鲜花,看到笑逐颜开的模样,简直像是要立刻找到乌正霆中校去拜堂。

没办法,乌正霆中校的乌鸦部队,原本主要负责检验病毒和防止瘟疫扩散的工作,虽然“地下终结者”号称专门在地底复杂环境中猎杀蛇虫鼠蚁的神兵利器,但未经实战检验,当局也并未将希望都放在这些全自动机器人的身上。

没想到,原本只是来打打辅助的乌正霆中校,却给了当局这么大一个惊喜,简直从千钧一发的毁灭深渊边缘,拯救了整座狮子城。

乌正霆中校,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头号功臣,拯救狮子城的超级大英雄,当然要披红挂彩,好好鼓吹一番了。

而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这位“拯救了狮子城的大英雄”,乌正霆中校,此刻正在乌鸦部队的临时指挥中心里面,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貌似平平无奇的青年。

直到此刻,乌正霆中校仍旧有些晕晕乎乎,想不通整件事。

楚歌,他,他凭什么就能精确锁定“火龙”古特雷和“修表匠”的巢穴,特别是,凭什么就能一次又一次锁定“修表匠”的精确坐标,逼得这位“凶榜”排名前三十的超级罪犯,不得不束手就擒?

还“因为从小认真做眼保健操,所以能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开什么玩笑,想他乌某人,从小也很认真做眼保健操的好不好,凭什么他就看不到!

乌正霆中校非常郁闷。

楚歌在他心目中的定位,就是一个心慈手软,妇人之仁,还没经过社会毒打,所以满脑子幼稚想法的圣母。

对于这种温室里长大的娇花,乌正霆中校还是更喜欢和楚歌怼来怼去,哪怕吵得拍案而起,脸红脖子粗,都比欠楚歌一个天大的人情要好。

“马上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了。”

明明大获全胜,乌正霆中校脸上却看不到半点胜利的喜悦,他黑着脸对楚歌道,“你和我一起去吧,所有功劳都是你的,我只是扮演了‘传声筒’的角色,放心,我不会贪墨你应得的荣耀。”

“不不不,真不用。”

楚歌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刚才不就说好了么,我出主意帮你们抓住鼠潮指挥官,条件是你们帮我隐瞒这件事,所有鲜花、荣誉、功劳和勋章什么的,统统都归乌中校你好了,我真的一点儿都不要。”

乌正霆中校和李心莲博士对视一眼,再次用白痴或者看着白痴般的目光,仔仔细细盯着楚歌看。

“你真的清楚自己究竟在说什么吗?”

乌正霆中校道,“你阻止了一场可怕的超级大爆炸,抓住了两名‘凶榜’排名前百的强者,拯救了狮子城——我和李博士都能为你作证,这个消息一旦公布出去,你的名字立刻会成为全球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今晚的联盟官方新闻都会提到你,明天你就将在全联盟七十亿公民口中,家喻户晓!

“这是多少人奋斗一辈子都争取不到的荣耀,你却要白白放弃?”

“问题就在这里。”

楚歌叹了口气,颇为苦恼地说,“我一直在说,自己是一个淡泊名利,闲云野鹤般的人物,一点都不喜欢站在聚光灯下被万众瞩目,享受排山倒海的欢呼和拥抱——难道,你觉得我是在谦虚,或者和你开玩笑?”

楚歌不是开玩笑。

他真的很苦恼。

随着他的所作所为,影响力越来越大,他渐渐发现震惊能量存在极大制约——这种该死的能量,太少不少,太多也不好,甚至是更不好。

上回说服深渊巨兽变成红莲之主那档子事,就帮他吸引了全世界各地无数知情人的震惊,险些将脑域活活撑爆,足足低调修炼了好几个月,才勉强摆脱震惊能量太多,险些把持不住的风险。

刚刚针对两名凶榜高手的行动,又收割了一大波“火龙”和“修表匠”的震惊能量,撑得他快要从七窍里喷射金色流光出来了。

倘若在新闻发布会上,当着成百上千记者的面,说出全部真相的话,先不管狮子城的上千万市民是何等惊骇欲绝,就说四大战榜高手的震惊,肯定能把他的脑袋,好似最绚烂的烟花般点爆啊!

“究竟何年何月,才能痛痛快快装一波大的?”

楚歌含泪想到,“难道,在脑域阔度和身体强度没有达到全新境界之前,我只能一直假装低调?”